胖胖

润玉×林奚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天帝素来喜静,所以璇玑宫内并没有太多的仙侍。最近夜间偶尔会听见璇现宫内传出女子的嬉笑声,有的人说天帝寻了个样貌和锦觅仙上一样的人养在了宫里,也有人说天帝已忘却前尘,那是陛下心之所向,金屋藏娇。上元仙子是天帝身边人,自有无数人前去试探。邝露都一一以那是陛下私事回绝了。邝露和天帝提起过这些流言,润玉一句不必理会,邝露也不好多问。这流言的中心此刻正百无聊及的看这魇兽吐出的一个个梦境。看来神仙也有秘密和烦恼啊!初次看这些昙花还有些内疚,现在这已是她快乐的来源了。润玉看着那对着梦境球一脸郁闷的灵体叹气到‘你要把看这个的心思用在修练上,何至于现在都还是个灵体’昙花一脸迷茫的看了看润玉‘难道不是?’。昙花习性夜间开花,灵体也都是夜间出没。她偶尔也会遇见润玉布星回来,知道自己现在寄人篱下,昙花也会和润玉道一句‘你回来啦’润玉都是看她眼也不作答就会进屋了。一来二去昙花就当润玉默认自己出来,昙花也知道润玉一直都是如此,现在润玉也会默默在旁饮茶,好似看不见昙花和魇兽似的。‘我们一族修练本就不易’昙花无奈的说道。‘若本座帮你修成实灵体,还送你去花界你可愿意?’县花不敢相信的看着润玉问道‘为什么’县花知道世上没有那么多便宜可捡。‘我需要有人帮我看着花界。润玉曾向长芳主提过花界本为天界一部分,希望花界参与天界议事。被长芳主以连陨两位花神,待以后新花神再做决定回绝了。这六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润玉自然想维护这难得的安宁!

润玉×林奚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入夜,平常这个时辰润玉早该布星归来了,不知今日是何事耽搁了。璇玑宫的院内只有那魇兽正在围着石桌转,扑棱棱大眼睛盯着桌上的县花。随着那微风,只见那昙花慢慢的舒张开了花瓣,一瓣两瓣三瓣那花香飘满了整个院子。魇兽似乎很开心,对着那朵盛开的昙花左摇右晃
呼,贪吃鬼’只见从花里幻出一道虚飘飘灵体的抬头看了看院内这灵体本是那昙花幻化的,花族修炼本就缓慢,天灾人祸颇多,能修出灵体实属不易。这县花在这九重天修炼,灵气充足,也得益于润玉的灵力滋养,算是较早幻出灵体的。夜间无人时她才会出来。自有意识来她就知道自己在何处了,这天界随便谁都能轻而易举让她灰飞烟灭。所有她格外小心,要不然几百年都白熬了。偶尔出来看看这魇兽已是她唯一的乐趣了。
‘谁’润玉回来就看见这县花灵体,有那么一晃神以为是觅儿回来了!本来想出手,怕误伤桌上的昙花和魇兽,方才厉声呵到。按说这璇玑宫有阵法,这人进来尽然没有发觉,润玉深感自己大意!御决飞向昙花灵体,一抓!手穿过那昙花灵体而过,难怪感觉不到莫生的气息!润玉这才反应过来这是那昙花的灵体!‘我就出来看看’这变故可吓坏了昙花灵体,生怕自己几百年的修行付之东流!魇兽也撤着润玉的衣角,昙花灵体一动不敢动的低着头!‘你修炼成灵多久了?’润玉背过手冷冷的问到。‘几百年了,灵力不足我没出来过几次’昙花灵体只觉得冷,他周身冷,眼光冷!昙花灵体只想回到花里去!‘你很怕本座’润玉撩袍而坐,手抚上了花瓶里昙花的叶子!昙花灵体微微点了点头。‘那你以后就和魇兽做个伴吧。’他这是不赶自己走嘛!昙花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呆呆的看着润玉!一瞬间,润玉手慢慢抬了起来。这眼神,像极了觅儿得了好处看向自己的眼神!昙花灵体往后退了一点!润玉收回了自己晾在空中的手,看了一眼昙花灵体就转身进了寝殿!昙花灵体见他走了,才送了一口气!目送他关上了门,对着魇兽甜甜的笑了。

润玉×林奚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大局已定,时光荏苒!自天界与魔界一战已过去了数百年!水神为了阻止那场杀戮,被魔君和天帝发出的两掌集中,元神具灭!陨落在了忘川河傍!自此魔界与天界以忘川为界,天君魔君各种为政!互不相干!
天帝依然住在璇玑宫!白天处理天界各种事物,晚上依然去布星台布星!邝露劝过天帝陛下无数次,天帝陛下灵力受损过重,希望天帝为了天下苍生保重龙体!天帝陛下总是不为所动! 无事的时候总是在璇玑宫树下饮茶!
近来各方相安无事,空闲便在树下喝茶!
‘陛下 ,花界长芳主求见’润玉一抬头便看见了缓缓而来的长芳主!
‘花界芳主拜见天帝陛下’
‘长芳主不必多礼,请坐’
‘陛下,这。。。。。。’长芳主似觉得不合适!
‘无妨,长芳主是润玉的长辈,不必客气!’长芳主无奈一笑便坐下了!
‘天帝陛下近来可好?’长芳主是知道是锦觅为求得仙丹受了重伤的,自然知晓润玉为了救锦觅损伤了自身修为!虽然花界依然沉浸在失去锦觅的背痛中,但也知道这不是润玉的错,长芳主今日上九重天就想劝劝天帝,以大局为重,保重龙体!花界各芳主认为现在的天帝总比以前的好,也知道润玉对锦觅用情至深!
‘润玉知道芳主所想,润玉无碍!’说罢伸手捋了一下桌上昙花的叶子。
‘陛下着这昙花。。。。。’
‘这是以前觅儿赠予润玉之物’润玉看了看昙花微微一笑!两人边喝茶边聊了一些以前的事!长芳主见说不动润玉,便离开了!润玉让邝露送长芳主出去了!这璇玑宫又沉静了下来!